• 哲學床邊談 banner

〈那些年的雅典〉第 1 集:那個老頭的青春(公元前366年)

第1集
那個老頭的青春(公元前366年)

有人說,無論多麼食古不化的老人,都總有過一段熱血的,賺人熱淚的青春。

亞里斯多德對這句話顯然是不認同的。那個討人厭的老東西,哪裡會知道青春是什麼?他不可能擁有過有趣的青春歲月!

亞里斯多德所說的討人厭的老東西,自然是指他的老師柏拉圖了。這個時候柏拉圖已經六十多歲,卻依然體力旺盛。作為柏拉圖學院的創辦人,柏拉圖在教導弟子的時候更是份外嚴厲。而在校外,他也是以為人難相處而臭名昭著。有傳聞說,柏拉圖年輕的時候是一位開朗,平易近人而交遊廣闊的的人,只因一件傷心事才使他變得像今天那麼偏激和憤世嫉俗。事實上,柏拉圖的性格已經使得很多吃不消的年輕人從學院退學了。

亞里斯多德不喜歡柏拉圖已經不是第一天的事。自亞里斯多德入學以來,柏拉圖就從未給他好面色過!柏拉圖不僅經常冷言諷刺他,他還試過公開地懲罰沒有犯錯的他。這樣一點慈愛都沒有的老人,真是快去死好了!

亞里斯多德當然不是會放棄的人。柏拉圖對他的針對和折磨越是嚴厲,就越能激起他的鬥心。他相信總有一天,他可以把死老頭的學說全部推翻,然後成立自己的學派!亞里斯多德情不自禁,用力一拳打在柏拉圖學園石柱門的門柱上。

幸好這時候還是清晨時分,沒有其他學生看到亞里斯多德不敬的行為。亞里斯多德是柏拉圖學院的寄宿生,剛剛在雅典城郊的森林進行採集植物樣本的工作,因為今天要上早課的關係需要盡早回來把標本作好分類和收藏。回學院途中,想起自己天縱之資,竟時常被柏拉圖這老人欺負,一時氣憤,便毆打公物來洩憤。

這個時候,亞里斯多德已經坐了下來在石柱門前的石地上,準備拿出袋子中的植物好好分類。想不到這時候,一個爽朗的聲音突然從身後的石柱門傳來:「亞里斯多德,你好!請問,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剛才路上明明沒見過人,怎麼會有人跟自己說話呢?亞里斯多德回頭一看,只見有一個人站在他剛才擊打的石柱之前。那人竟然是半透明的。即使隔著那人,亞里斯多德仍然可以望穿那人,並看見那人身後的石柱。而最可怕的是,那人竟然與柏拉圖長得非常相似。

「你是誰!?你在這裏埋伏多久了!?難道,你是鬼!?」亞里斯多德說,雙手緊持夜行用來照明的火棒。

「我不是鬼。我是柏拉圖捨棄了的青春!我被晾在這兒已經有...... 三十多年了?時間太長,我數不清了啊啊。」鬼魂說。

「怎麼可能!哼,開始時我還想你是不是真的鬼魂。現在我想,你一定就是本人來對我惡作劇!柏拉圖,想不到你六十多歲,老而不死還想捉弄我!無聊!」亞里斯多德怒道。

「說我是柏拉圖其實沒有錯。我的確是柏拉圖。只是我不是你的老師柏拉圖,我是他已經放棄並失去了的青春。可以說,是一段回憶,也可以說,是一種心態!你看看我這頭濃密的黑髮和健壯的身體!加上我這身體的透明程度,常人怎麼可能辦到呢?」鬼魂說。亞里斯多德靠近一看,那鬼魂的身體似真是非常結實,也不像是用別的材料造成的,只是那鬼魂像開水般能被望穿。

「我姑且暫時相信你荒謬的言詞。只是,你與那死老頭的確長得非常相像。為求使我確信你的話,您必須提供更多證據,讓我清晰瞭解你的身份。你先告訴我,你作為靈體,為什麼會在學院的大門徘徊?」亞里斯多德說。

「自三十多年前的一個下午,我就被封印在你剛才擊打的石頭裡面。你剛才充滿熱情和大志地想著柏拉圖,也就是我,向石頭一擊,使我從封印之中之中得以鬆脫。如你所見,我目前無法完全維持實體。這是因為我的力量尚未完全甦醒的緣故。」鬼魂說。

「是誰將你封印在那裡的?為什麼要這樣對你?」亞里斯多德問。

「我作為柏拉圖的青春,當然是被柏拉圖本人所封印的。至於為什麼封印,如何封印,我就完全不知道了,更遑論告訴你。我目前擁有的記憶非常破碎而模糊。但是假以時日,我想我定可以回復全部記憶的。我這種靈體與人類不一樣,我的力量完全取決於我知識的多寡。而某種奇怪的感覺告訴我,只要我能恢復記憶,我的知識也會隨之增長。所以,待我完全恢復記憶之時,我一定有能力奪回我的肉身!」鬼魂說。雖然鬼魂的身體是半透明的,但亞里斯多德可以看出他在激動地緊握著拳頭。

「奪回肉身?」亞里斯多德問。

「沒錯!只要奪回我的肉身,我就會成為柏拉圖的唯一的靈魂了,也就是,我會成為柏拉圖唯一的意識!我將決定我肉身的思想和行動!而我重奪肉身後也不會丟掉它已獲得的知識。畢竟,作為柏拉圖的青春,我也是一個求知慾旺盛的人。現在你已經清楚明瞭我的目標了。那麼,喚醒我的年輕人,你願意幫助我回復記憶,以重奪我的肉身嗎?」鬼魂問。

這時候亞里斯多德已經大致相信了鬼魂的話。這鬼魂的性格比那死老頭實在好上太多了。還有,說實話,雖然亞里斯多德不喜歡柏拉圖的性格,他對柏拉圖的淵博知識是非常佩服的。如果眼前這靈體可以改變柏拉圖惡劣的性格,從而使自己不再討厭柏拉圖而可以虛心向他學習,這對自己而言當然是很有好處的。所以亞里斯多德馬上回答:「當然願意!請告訴我實際的方法!」

「謝謝你,年輕人!我非常欣賞你敢作敢為的性格!作為柏拉圖的青春,我可以絕對肯定的告訴你,如果你早出生四十年,一定可以與年輕的柏拉圖成為好朋友!」鬼魂把手搭在亞里斯多德的肩膊上說。

「那麼,讓我們開始吧!我的直覺告訴我,用問答的方法,可以最有效的勾起我的記憶。」鬼魂說。

「知道了,我一定會努力想出好問題的。第一個問題。你能記起,你是何時誕生的嗎?」亞里斯多德說。

鬼魂聞言思索了一陣,突然貌似痛苦地抱頭蹲了在地下。亞里斯多德趕忙上前嘗試攙扶他。只是肉身跟靈魂是兩樣完全不同性質的東西,無論他如何努力,他也不能接觸到那鬼魂。亞里斯多德只好關懷地問問鬼魂的情況。

「我沒事,我沒事。多謝關心了。想不到你第一個問題便牽動了這麼多隱藏在深處的記憶,剛才我吸收得太快,是有點吃不消,現在已經沒有問題了。」鬼魂說。

「你想到了些什麼?快告訴我!這樣我才可以繼續問下去。」亞里斯多德說。

「記憶不是戲劇。它毫無遺漏的包含了人在特定時間的心情和身體狀態。言語甚至不能描述記憶內容的萬一!」話還未說完,鬼魂已經開始指手劃腳。過了一刻鐘時分,鬼魂終於停下手,兩人面前出現了一個三個人高度的龍捲風。鬼魂指著龍捲風對亞里斯多德說:「進去吧,這是我屬於我記憶的結界。只要你踏進去,你就可以以四十年前的柏拉圖的身份和意識經歷過去。在結界之內,你不能運用自己的意識,你只會是柏拉圖腦內的一位觀眾,你將思考他的思想並觀察他觀察的事物。只是你必須留意,雖然我已恢復了一部份記憶,但是我仍未有足夠的能力長期維持結界。你有可能中途脫離我的記憶而回到這裡!」

「知道了。」亞里斯多德也不再多問,一腳踏入了風暴之中。

眼前正常世界的景象被迅速撕破。亞里斯多德感覺自己的身體越升越高。他抬頭望向天空,只見藍天白雲已不再存在,換成一片廣闊無邊的黑色。這時,亞里斯多德看到遠方有一個微小的白點。那白點越來越接近,越來越大,越來越明亮。亞里斯多德的意識也隨著白光變得明亮而漸漸迷糊。失去意識之前,亞里斯多德依稀看到,那光芒的中心,是一道巨大的門。

文章資訊

主題產品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