蒯英:「刺激意義無法決定 "gavagai" 要翻譯成「兔子」、「兔子的出現」、或其它語詞。」 | 哲學新媒體

您在這裡

刺激意義無法決定 "gavagai" 要翻譯成「兔子」、「兔子的出現」、或其它語詞。 Word and Object, Quine, Willard Van Orman , (1960) , Chapter II. Translation and Meaning, p.71

蒯英在《詞與物》這本書中,以澳洲土著的發音 "gavagai" 為例指出,我們以為語詞的意義可以從所應用的事物而被決定,然而一旦我們仔細分析就會發現,由於使用該語詞時的脈絡,有太多不同的經驗同時刺激著我們,以至於我們無法確定一個特定的語詞到底是用來表示哪個特定的經驗,因而造成翻譯上的困難。所以他論證說, 刺激意義無法決定 "gavagai" 要翻譯成「兔子」、「兔子的出現」、或其它語詞。

we saw that stimulus meaning was incapable of deciding among 'rabbit', 'rabbit stage', and various other terms as translations of 'gavagai'.

因為蒯英的這個論證,「gavagai」從此成為哲學史上最火紅的兔子,希臘有本折學期刊就以此為刊名: Gavagai Philosophy Journal ( Γκαβαγκάι )1

  • 1. 此期刊主要由科學史和科學折學系所的學生所推動,主要關注哲學、科學和認知科學史的議題
訂閱哲學新媒體,支持作者持續創作、打造長長久久的哲普推廣與哲學教育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