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006 台南讀書會:21 世紀的 21 堂課 banner

羅素:「問題的根本原因就是,在現代世界,笨蛋過份自信,而聰明人則充滿懷疑。」

hb-url="https://philomedium.com/node/79891"

危機是既深刻又嚴重;不可能光靠簡單的樂觀主義就能擺脫。 問題的根本原因就是,在現代世界,笨蛋過份自信,而聰明人則充滿懷疑。 即使那些聰明人相信說他們手上握有問題的對策,他們也過於出於個人主義而無法和其他在觀點上只有一點點差異的聰明人合作。 Mortals and Others: Bertrand Russell's American Essays, 1931-1935, Volume 2, Russell, Bertrand , (1998) , p.28 Portal Site for Russellian in Japan

羅素在 1933 年 5 月 10 日寫下的這段引言常常被拿來消遣別人過度自信或欠缺自信:

The fundamental cause of the trouble is that in the modern world the stupid are cocksure while the intelligent are full of doubt.

然而,他在原文中所談的「問題」卻是指當時德國納粹和英國法西斯主義者的崛起,對西方文明造成了空前的危機。他坦率地指出,國家暴力是文明的敵人,而對此危機,歐洲的知識份子卻因為自我懷疑與無法合作,選擇袖手旁觀。

羅素在文末寄希望於大西洋彼岸的美國,感嘆說或許美國注定要再次把歐洲從自找的極端危難之中拯救出來。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