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810 台南讀書會:來生 banner
  • 哲學床邊談 banner

【來稿】叔本華:自我是幸福唯一真實且持久的來源

方舟文化
方舟文化臉書專頁

「方舟」是生命承載之舟;為延續人類生命而設計!
代表朝向新地方探險的想望,也是前往新地點的必需品。

難度: 
2

你的幸福感為何愈來愈少了

一般來說,「一個人是什麼」,比「一個人有什麼」和「他人是如何看待他的」更能給他帶來幸福」。一個人是什麼、他自身有什麼,始終是我們需要考慮的頭等大事。個性如影隨形,我們所經歷的一切都帶著個人色彩。各式各樣的樂趣,不論是什麼性質,都得由我們親自來體驗——肉體上的樂趣是如此,精神上的樂趣更是如此。

英語中有一個短語 "to enjoy oneself"(好好享受),十分生動恰當。例如我們會說「他在巴黎很享受」,而不說「他享受巴黎」。對於一個個性很差的人來說,所有的樂趣都猶如膽汁逆流,嘴巴很苦時喝到的美酒,全變了味。

生命中的幸與不幸,與其說是取決於我們遇到了什麼,還不如說是取決於我們與它們相遇的方式,意即,取決於我們易感的類型和程度。一個人是什麼和他本身固有什麼,意即一個人的個性,最直接影響到其幸福和財富。除了個性本身帶來的影響長久不衰,任何其他因素所造成的影響都可以被中和和抵消。這也就是為什麼因個人的特性所激起的嫉妒是所有感情中最難緩和的。

意識結構,對於我們的所作所為,影響最持久,甚至是永恆的。

生命中的每一個時刻,或多或少,都不斷受到個性左右。而來自其他方面的影響卻是暫時的、偶然的,甚至轉瞬即逝,並且還受到各種機遇和變數的制約。就像亞里斯多德說的:「金錢總有散盡之時,唯有性格始終不渝」。1

你可能根本沒認清自己

就像富裕的國家無須依賴進口,自給自足,人民就能過上幸福的小康生活;人也一樣,自身擁有豐足的精神財富,對外在物質需求甚少或是根本無所求的,才是最幸福的人。因為進口的東西不但價格高昂花費不菲,又顯示了對外的依賴性,但凡需要仰仗別人,就有風險,頗為麻煩;而且,很多昂貴的舶來品,實際上不過是國產貨的劣質替代品而已。

總之,人們不應該期望從別人或外部世界獲得太多。一個人對另一個人而言並沒有那麼重要——說到底,人只能靠自己。就像歌德在他的自傳《詩與真》中所說的真理,「凡事溯本求源,人最終只能依靠自身」;或者如戈德史密斯在《旅行者》中所言,「不論身在何處,我們只能在我們自身創造或發現幸福」。

自己是一個人所能成為或所能得到的最好的、也是最多的資源。一個人在自身發現的樂趣越多,就越幸福。亞里斯多德說得十分有道理:「想要快樂就得自給自足」。因為其他一切的幸福來源,在本質上都是不確定的、不安全的、短暫的、具有偶然性,即便是在最有利的條件下,也都不可避免地有可能輕易消失殆盡。

隨著年歲漸長步入老年,依靠外界而得來的幸福大部分會乾涸:屆時愛情消逝、懶得打趣,沒有精力重拾愛好,無論是對馬匹還是旅行,或是社交,都提不起勁;朋友和親人,也都隨著死亡一一離我們而去。當這樣的時刻來臨,一個人自身擁有的更顯得至關重要,時時刻刻如影隨形。「自己」是幸福唯一真實且持久的來源。

這個世界並非慷慨無私,我們能從中得到的東西並不多,生活充滿了痛苦和不幸,就算你僥倖逃脫,無聊也會無孔不入,即刻找上你。邪惡總能贏,愚昧最喧囂。命運是殘酷的,人類是可憐的。生活在這樣一個世界,自身內在豐富的人,彷彿是聖誕節時一間溫暖明亮的屋子,充滿幸福感;而內心貧瘠的人,只能是寒冬臘月的冰天雪地,無法擺脫苦悶。世間最大的幸福莫過於擁有豐富的個性,尤其是擁有良好的智力稟賦——儘管這可能並不會帶來最光明的前途,但—定是最幸福的命運。2

人生兩大苦:物質匱乏,物質空虛

由此看來,天生被賦予了精神財富的人就是最幸福的人。的確,主觀意識對我們的影響,遠比客觀事物的影響要大——不論客觀是什麼,都只能間接影響我們,而且還必須得透過主觀意識才能發揮作用。琉善形象地表達了這一真理,即「靈魂的財富是唯一真正的財富,其他的財富都伴隨著更大的煩惱」。

內心富有的人對外界別無所求,他只要求保有不被打擾的閒暇,用來培養精神並完善智慧,進而享受自己的內在財富,在生命中的每時每刻都可以做自己。倘若他註定要在整個人類歷史中留下烙印,那麼對他來說,幸福或者不幸福,只有一個衡量標準,那就是,他是否能夠完美地挖掘、發揮他的才能,並完成自己的傑作,其他一切皆微不足道。3

※ 本文節選自 叔本華, 阿圖爾., & Schopenhauer A. (2019).  從悲劇中開出幸福花朵的人生智慧:叔本華. ,呈現叔本華在書中的核心觀點。

相關內容

最新評論